咻-突然闪过的念头,和他一起努力,去很多地方。

而我 一直都把姐姐拍的敲可爱

南锣鼓巷要整修了 据说要弄成民国时期的样子 下次再来去看看

和他走过的地方。我吵吵闹闹非要拍那霾里的落日。

被系了蝴蝶结的囚笼。

北方的秋冬

常常回忆起的一个细节。
在住的地方,关着灯,半拉开的窗帘。
当时睡的挺迷糊的,他把我拽站起来抱在怀里。我们都赤身裸体,床太软我站不稳,他就轻轻掐住我的脖颈,又环住我的背。
没人说话,我用小腹感受着他下面,伏在他肩上半眯着眼瞄到窗外深蓝的夜色。呼吸一下一下打在他肩头。想咬他。
他有吻我吗?

© 阿苑 | Powered by LOFTER